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 | Contact | 版权
 
亚太卓越认证年会即将来临!
 
 
   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名人面对面 > 名人面对面

用音符抚慰人心

大马创作才女宇珩

用音符抚慰人心
 
Yu-Heng-02-b.jpg
 
      说起马来西亚的创作才女,想必除了戴佩妮之外,大家一定会想到宇珩吧。从2001年出道至今,宇珩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歌曲,如《依然是朋友》、《一半》以及《朋友们都结婚去了》等。那宇珩对音乐和创作有怎样的想法与期待呢?且让我们一起听宇珩说。
 
您是如何与音乐结缘的呢?是受到父母的熏陶与影响吗?
宇珩: 我父亲爱唱歌也爱吹口琴,而母亲则是音乐老师。从我两岁左右开始,他们就喜欢在空闲的时候抱着我唱歌,还教会我一些儿歌如:茉莉花、娃娃兵、紫竹调等。那时候,爸爸会和我一起唱,妈妈则在旁伴奏。
 
      5岁时,我便开始正式学钢琴,到了国中时期便开始组团搞创作。我想自己会走上音乐这条路,的确是受到父母亲的熏陶与启发。
 
作为一位创作型歌手,您对音乐有着怎样的坚持或想法呢?
宇珩: 我觉得音乐一直以来都是我情绪与思想的出口。如果没有音乐,我想我早就患上忧郁症了吧。哈哈!音乐是一种自我疗愈的方式,我感到很庆幸也很感到恩自己有这个能力把自身的想法写成歌。有时候我感难过,那一种说不出口的悲伤,似乎只有透过写歌才能得到抒发。
 
      我将那些零碎的思绪整合,再将生活中所蒐集的情感与养分,一起注入歌里,概念化它们,让它们拥有自己的名字。当写过的歌流传下来时,那也是我在为自己的生命增值,这是也是最感动我的部分。我不会刻意去抱有什么对音乐的坚持或理念,我觉得音乐它是自由的,我的音乐有它自己的脾性,它会成长它也会停留。
 
      音乐在我生命的每个阶段都有属于它自己的样子。面对音乐,有时我更像是一个旁观者,或是一个母亲,守护着它长大,呵护它、保护它。但是它和我又是一体的,这个感觉很妙也很抽象。
 
您觉得创作给你最大的满足感是什么?您想透过音乐带出什么信息呢?
宇珩: 当大家也喜欢我的歌,或他们从我的歌里得到一些启发时,我就满足了。曾经有歌迷和我说,因为我的一首歌,把他从生命中的谷底拉了上来,他说我的音乐救了他一命,当我听到这段话时,感动得鸡皮疙瘩掉满地。我想,音乐就是有一种疗愈的能力,那个能量是很大的。我希望我的音乐能带出爱与正能量。
 
 
【全文未完,完整内容请见《新健康100》47期】
※本文由《新健康100》授权刊载,未经同意禁止转载。

 

 

新健康100

第52期

商天下

第67期

亚洲直销


诚信企业金剑奖

精彩视频

企业家精英大奖

精彩视频


活动启事

 
  《 新健康100 》传播正确的健康概念,力求生活拉近距离,一网打尽时尚流行健康新资讯,让您不出门,也能做好身体保健,掌控自己的健康与美丽,为您外在美,内在美与生活智慧加分!  
优惠订阅 : 马上行动,立即订阅!
 

 

  • 新健康100
  • 商天下
  • 亚洲直销

策略伙伴

 

......更多

策略伙伴

 

......更多

策略伙伴

 

......更多